第37节(1 / 3)

推荐阅读: 水泄不通

他从没给别人这么做过,含得太急,硬物戳到喉咙,他捂着嗓子咳嗽起来。

他纳闷,为什么看上去容易做起来却这么难?里番果然都是骗人的……

乔元礼心疼:“难受就别做了,你没必要这样的。”

乔铭易不说话,继续尝试。这次没有急着吞进去,而是沿着柱身自下而上地舔去,留下一道透明的水痕,舌尖在guī头上软软地一绕,含住前端细细吮吸,再试探性地吞得更深。

乔铭易第一次这么做,不得要领,动作生涩得很,但已经足够令乔元礼血脉贲张了。看到心爱的儿子全心全意这么侍弄自己,哪个男人能不热血沸腾?

换作以前的乔元礼,哪个情人敢这么勾引他,他早就按着人家的头往喉咙里cao了。但这是乔铭易,他哪敢那么粗暴,生怕弄痛了爱若珍宝的儿子,只能忍着浪cháo般的欲望,隐忍道:“够了铭易,起来,别做了……”

这话乔铭易听在耳中却是另一番意思:难道他做的不够好,乔元礼嫌弃他?

他愤懑地瞪了养父一眼,将yīn精深深含了进去,一边忍着干呕般的不适,一边前后移动头部,做吞吐状。

乔元礼的呼吸越发粗重。“铭易,够了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”

他想推开乔铭易,却被儿子拍开手。乔铭易吞得更深了些,几乎整个都吃进去了,只留下饱满的囊袋露在外面。

性器在口中跳动起来,这是射精的前兆。他非但没有吐出来,反而死死地含住。乔元礼要射他就全部咽下去好了。爸爸的一切都是他的,绝不让给别人,连这些他也要……全部都要……!

灼热的液体在口中喷发,呛得他当即咳嗽起来。乔元礼连忙撤出自己,帮乔铭易拍背顺气。乔铭易咽下口中的液体。味道腥涩,但是并不讨厌。

原来这就是乔元礼的味道……他用手背擦去那些溅在脸上的白浊,怔怔地看了看,然后低下头舔了舔,舌尖一勾,便将那一小股液体卷回口中。

乔元礼再也忍不住了,抱起乔铭易,扯开睡衣下摆,连脱掉都等不及就那么长驱直入。乔铭易咬住牙接受他的入侵,习惯了性爱的后xué顺从地张开,任由柔软的内部被硬物填满。

沾满津液的性器不需要润滑便尽根没入。乔元礼没有立刻开始抽送,而是抬起乔铭易的双腿,让他盘上自己的腰,然后低下头对儿子说:“抱紧我。”

乔铭易不明就里,被快感席卷的身体下意识地服从命令,双臂缠上乔元礼的肩膀,紧接着,身体便腾空了。

乔元礼抱起他,就着yīn精还插在xué中的姿势走向阳台。乔铭易大惊:“你要干什么!”

“不喜欢阳台?”乔元礼笑着亲他,被他躲开。

“别……被人看见怎么办……”

“刚才还那么主动,现在就怕了?”

乔铭易面红耳赤:“在屋里怎么玩都没关系,但是别在外面……”

乔元礼体谅他的顾虑,毕竟不是自己家,不能太放肆,便将乔铭易抵在墙上,狠狠地吻上去。乔铭易像八爪鱼一样攀着乔元礼,生怕掉下去。

背后是冰冷的墙壁,胸前是火热的躯体,身体悬空了,所有重量都压在下体。重力让养父的性器深深楔进他体内,从没有进得这么深过,仿佛整个人都被刺穿了一样。

乔元礼眯着眼睛,享受了一会儿分身被包裹的绝妙感受,接着开始浅浅地抽送。yīn精稍稍离开xué口,再重重地捣回去,摩挲着敏感地带,搅动着柔媚的肠ròu,带出大股的yín水,将两人下身沾湿。

乔铭易微弱地呻吟起来,因为怕被庄园里的人听见,只能强忍着尖叫的冲动。这种自下而上被贯穿的感觉激得他连灵魂都在颤抖,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后xué,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动作都能引出他原始本能的欲望。

最新小说: 大院病美人原配[年代] 重生校园:学霸男神太高冷 王府小厨娘 公主她权倾朝野了(重生)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哑后 深情柔入怀抱中 在综艺里反向带娃后 福运娇妻靠空间在八零年代暴富了 真千金流落边关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