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节(1 / 5)

推荐阅读: 水泄不通

乔元礼觉得自己就像个长满刺的怪物,别人来关心他,他却偏偏将人家扎得浑身流血,用尖刺保护着可笑的自我,还为此沾沾自喜。

难怪乔铭易会弃他而去。

忽然,后面的车上传来一个声音:“爸,你别怪阿义,是我叫他这么干的。”

车门开了,乔铭易跌跌撞撞跳下来。

他神情委顿,脸色苍白,双眼红肿,面颊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,显然是刚哭过。

乔元礼想冲过去,胸口却像压了一块石头,压得他喘不过气,压得他寸步难行。

乔铭易对郑嘉义说:“我和我爸有话单独说。”

郑嘉义点点头,带着小弟们退开一段距离。

乔元礼终于忍不住了,上前拥住乔铭易。年轻人修长的身体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,皮肤冷得厉害。他内心刀割似的疼起来。

“铭易,老孟、如姐他们都说了,你知道我和你爸的事了……”

“嗯。”乔铭易闷闷地回答,“所有人都知道,只有我一个蒙在鼓里。”

“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,实在是……都过去二十多年了,我以为……”他顿了顿,发现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措辞来解释自己的行为,“我以为都过去了。”

“你回答我,你是不是把我当成我爸的替身?”

乔元礼没料到他居然问得这么直接。

“绝对没有!你在想什么啊铭易,我怎么会……”

乔铭易打断他:“真的没有?”

“当然没有!我是那种人吗!”

最新小说: 大院病美人原配[年代] 重生校园:学霸男神太高冷 王府小厨娘 公主她权倾朝野了(重生)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哑后 深情柔入怀抱中 在综艺里反向带娃后 福运娇妻靠空间在八零年代暴富了 真千金流落边关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