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节(1 / 5)

推荐阅读: 水泄不通

“道理上的确是你有错在先,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,我总不能是非不分公然护短吧。”

“你厉害。”

乔元礼伸手去探乔铭易额上的纱布:“伤口疼吗?要不要吃止疼药?”

乔铭易挥开他的手:“吃过了。”

“铭易,你这样让爸爸很为难。爸爸是希望你们两个好好相处的。”

“别做梦。”

乔元礼遗憾地看着儿子。儿子执意要关上和好的门,他也无能为力。

他起身离开卧室。回到一楼,裴子莘坐在客厅里,冲他似笑非笑地扬扬下巴。

“今天可陪不了你了,有伤在身。”裴子莘比划着自己脸上的淤青。

乔元礼打量他:“不是叫你多忍让吗?怎么动起手来了?”

裴子莘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:“从前我在街上和人干架,一板砖下去没准连脑浆都拍出来了,这次还算轻的呢!而且是他先动手,难道我要一声不吭挨揍?揍了我左脸我还把右脸伸过去?你也说了,先动手就是理亏,怎么翻脸不认了?”

“在人前给你面子,免得别人说我护短偏心。但铭易是我养大的,他从小到大就没跟人打过架,我又不傻,你是不是故意激他了?”

“你真该听听他先对我说了什么!没当场把他揍吐血那是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手下留情!你还说不是护短,我看你护短护得没边了!在你心里只有他最重要是不是?我他妈早该看出来的,有我姐的前车之鉴呢!”

裴子莘还想嚷嚷,可乔元礼走到他面前,一根手指轻点他眉间。

“别动不动搬出你姐姐来。这种话我不想听到第二次。”

裴子莘吞下一口口水,立刻收敛怒容,换上一副亲切开朗的表情:“我错啦,元礼,要不要我去向铭少赔礼道歉?看见你们父子吵架,我心里也不好受嘛……”

“离他远点。”乔元礼抛下一句话,走向自己卧室。

第二天一早,乔铭易连声招呼都没打,独自拖着行李箱离开乔家大宅。

乔元礼相信一个二十岁的青年有自己的主张,用不着、也不屑于他人从旁干涉。等他想通自然会回来,想不通……那谁也没办法。

但还是记挂着儿子的安全,打电话给人在希宏市的郑嘉义,告诉他乔铭易回去了,让他多照看着。

最新小说: 大院病美人原配[年代] 重生校园:学霸男神太高冷 王府小厨娘 公主她权倾朝野了(重生)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哑后 深情柔入怀抱中 在综艺里反向带娃后 福运娇妻靠空间在八零年代暴富了 真千金流落边关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