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节(1 / 3)

推荐阅读: 水泄不通

他至今都记得乔铭易小时候有一回跑到他房间里玩,不知从哪儿翻出一个盒子,里面放满了皮鞭、手铐、夹子和奇形怪状的棒状物。不谙人事的小男生哪里懂得这些东西的用途,便天真地拿去问郑嘉义。

同样不谙人事的小哥哥沉思半晌,打了个响指,严肃地说:“是刑具!”

在他纯洁的想象中,这一定是大老板用来惩罚帮派叛徒的工具,先用手铐把人铐起来,再用小皮鞭狠狠抽,再用夹子夹手指,至于那些棒状物是做什么的,他一时推断不出,不过肯定有其特别的用途!大老板的思维岂是常人可以任意揣度的!

乔铭易思路更为开阔,他拿起一个表面布满尖锐凸起的棒状物,在自己胳膊上砸了砸,嘟着嘴说:“好痛哦,一定是用来打人的棍子。”

于是两人更加坚定了“这是刑具”的想法。

恰好电视中正在播放一部武侠剧,两位侠客衣袂飘飘,身轻如燕,手持锐利宝剑你来我往。两个男孩子便模仿起电视剧中的情节,拿起“打人用的棍子”比划起来。

当晚乔元礼回家时,看到的就是如下场景:乔铭易和郑嘉义挥舞着嗡嗡作响的按摩棒,在客厅中追逐打闹。

郑嘉义跳上沙发:“吃我一招!独孤九剑!”

乔铭易更夸张,双手各持一根按摩棒,挡下对方的攻击:“看我左手倚天剑右手屠龙刀!”

……当天晚上两个孩子被罚不准吃饭,关在房间里闭门思过。

夜里乔铭易饿得打滚,委屈得嘤嘤直哭,忽然听到敲窗的声音。打开台灯摸到窗口,只见郑嘉义扒着窗台,嘴里叼着一个塑料袋。乔铭易暗叹一声“好功夫”,开窗迎他进来。

郑嘉义打开塑料袋,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,勾得乔铭易口水直流。

“我从厨房偷来的。吃吧。”

乔铭易抓起一根jī腿塞进嘴里,油腻腻的双手环住郑嘉义的脖子,整个人几乎跳到他身上。“阿义对我最好了!”

“可别告诉大老板是我弄来的,不然我又要被罚了。”

“嗯嗯我保证!”乔铭易口中填满食物,声音含混不清,义愤填膺地抱怨乔元礼,“我爸也真是的,不就是拿他的东西玩了玩吗,至于发那么大火?”

郑嘉义心向大老板,立即正色道:“随便拿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。”

“你不也随便从厨房拿吃的吗?”

“……”郑嘉义料不到铭少的思维竟如此敏捷,不愧是大老板的公子!

他们并不知道,乔元礼此刻就站在门外,手里端着一只托盘,上面堆满了乔铭易最爱吃的点心。

听到两个孩子的声音,他笑着摇摇头,低声自言自语:“真拿你们没办法。”转身离开了。

很多年以后,乔铭易终于明白了那些奇形怪状的棍子究竟是作何用途的。

乔元礼当年只是罚他们闭门思过,没直接一巴掌甩死他们,真该谢谢老爸的不杀之恩!

这天郑嘉义收到大老板召唤,不敢耽搁,马不停蹄赶来乔家大宅。到达时正是饭点,乔元礼留他吃了顿晚饭。饭桌上只有主从二人,不见乔铭易的影子。

郑嘉义问:“铭少呢?”

“和他同学出去玩儿了。”乔元礼摇摇头,“孩子心性。”

郑嘉义笑:“刚解放都这样,我那会儿也疯玩了好一阵。”

饭后两人去花园里散步,乔元礼遣开保镖,只留郑嘉义在身边。如此受大老板信任的人在帮派中屈指可数,郑嘉义不禁受宠若惊。

最新小说: 大院病美人原配[年代] 重生校园:学霸男神太高冷 王府小厨娘 公主她权倾朝野了(重生)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哑后 深情柔入怀抱中 在综艺里反向带娃后 福运娇妻靠空间在八零年代暴富了 真千金流落边关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