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节(1 / 2)

推荐阅读: 水泄不通

乔铭易背着小书包钻进轿车。小罗轻松地问:“明天是周末,今天咱们能玩个痛快。铭少想不想去游乐园?”

“想!”

于是小罗载着乔铭易去了新建的游乐园,带他玩了云霄飞车,坐了摩天轮,晚上还看了布偶游行。小罗给乔铭易买了一个巨大的棉花糖,乔铭易恨不得把整张脸都埋进去。

“铭少玩得开心吗?”

“开心!”

小罗露出意味不明的笑:“开心就好。那咱们回家吧。”

乔铭易牵着小罗的手,蹦蹦跳跳上了车。刚刚坐定,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问题。

“小罗叔叔,你该不会也想当我妈妈吧?”

小罗惊得差点把安全带勒进自己脖子里。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以前莎莎阿姨就经常带我来游乐园,后来她说要当我妈妈,但我不愿意,她就走了。你也带我来游乐园,你是不是也想当我妈妈?如果我不愿意,你会搬走吗?”

“没、没那回事!铭少你想多了!我是男的,怎么当妈妈呢,哈……哈哈……”

小罗发动汽车,乔铭易则环抱双手作老成状,冥思苦想为什么男人不能当妈妈。

乔铭易小学时代,城市的交通监控尚不发达,郊外更是一片“盲区”,小罗熟练地避开仅有的几个探头,驱车离开城市。

夜色深沉,很快,路边就见不到建筑物了,放眼望去皆是漆黑一片的树林和田野。

乔铭易玩了一天,累得打起瞌睡。半梦半醒间,忽然觉得有人把自己拖下了车。

“到家了吗?”他迷迷糊糊地问。

“嘿,这小鬼还想着回家呢!”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来。

乔铭易悚然。面前的建筑不是乔家大宅,而是野地里一片榆树林。几个陌生男子将他五花大绑,拖进林中。他求助地望向小罗叔叔,后者却看也不看他,叼了支烟,对那群陌生人中一个头领模样的男子说:“人我绑来了,其他的交给你们。可别留活口。”

头领嘿嘿一笑:“咱们这可是互惠互利。乔元礼个兔崽子抢我的地盘劫我的货,我就弄死他的小崽子让他长长记性。至于你嘛,小崽子没了,你可就是众望所归的下一任当家人啦。”

两人叽叽咕咕地讨论起乔铭易听不懂的深奥话题。说了一会儿,他们发现男孩一直盯着他们,目光闪亮,如同黑夜中的一只猫头鹰。头领“啧”了一声,命令手下蒙住乔铭易的眼睛。

“吃也吃饱了,玩也玩开心了,小崽子死而无憾了吧!快送他上路!”

接着,一声爆炸般的巨响划破夜空,只听一声惨叫,沉重的身体倒在泥地里,同时,某种温热黏稠的液体溅在他脸上。他眼睛蒙住布,不知道那液体究竟是什么。

数不清的车从四面八方涌来,将乔铭易围在中央,闪亮的车灯将荒郊野外照得犹如白昼,哪怕隔着一层布,乔铭易都能感受到逼人的强光。

有人快速接近他,解开他手上的绳子和脸上的蒙眼布。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,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每辆车上都跳下三四个黑衣大汉。他们训练有素地清理现场,将不省人事的小罗和那几个陌生男子五花大绑,拖上一辆面包车。

最后乔元礼从劳斯莱斯幻影上下来,走向养子,单膝跪在他面前,掏出一条丝绢手帕,轻柔地擦去他脸上那可疑的液体。

“铭易你没事吧?”

“嗯,我没事,小罗叔叔怎么了?”

“小罗叔叔病了。”

“那我们要赶紧送他去医院。”

乔元礼笑了,浅色的眼睛在车灯照耀下中仿佛泛着淡淡的光。他抱起乔铭易,用不引人注目的动作挡住他的眼睛:“真乖,还知道关心小罗叔叔。他听到你这么说肯定高兴坏了。”

“嗯嗯!因为小罗叔叔对我好,还带我去游乐园。”乔铭易说完打了个呵欠,“爸爸我困了。”

“那就睡吧。”

乔元礼有节奏地拍着他的后背。于是他就那么趴在乔元礼肩头,稀里糊涂地睡着了。

之后他再也没见过小罗叔叔。

乔家大宅下面有好几处地下室。有的用来放杂物,有的不知其用途。

乔铭易自懂事以来就受到警告:绝对不准靠近地下室。

有时他抱着冒险的精神,趁宅子里的佣人都忙于工作时偷偷溜到地下走廊。走廊两侧分列着许多扇铁门,每一扇都上了锁,有的甚至用铁链拴起来。门后渗出丝丝凉气,令乔铭易起了一身jī皮疙瘩,不敢再前进了。冒险便到此为止。

乔铭易读过一则童话故事,叫《蓝胡子》,童话中的蓝胡子和现实里的乔元礼如出一辙,都神秘兮兮地不准别人接近某一扇门。

那扇门后面一定藏着什么秘密。

小罗叔叔消失后的某天,乔铭易闲着无聊,便打算重启自己的地下室大冒险。

他偷偷溜进地下走廊,沿着墙壁徐徐前进。到了某扇被铁链拴住的门前时,他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有人在门后哭喊:“放我出去!大老板,我知错了!我再也不敢了!求求你……求求你看在我孩子的份上……他们母子谁来照顾……”

最新小说: 大院病美人原配[年代] 重生校园:学霸男神太高冷 王府小厨娘 公主她权倾朝野了(重生)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哑后 深情柔入怀抱中 在综艺里反向带娃后 福运娇妻靠空间在八零年代暴富了 真千金流落边关后